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包了一个卧铺车厢
包了一个卧铺车厢

包了一个卧铺车厢

我带着小月儿坐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我怕坐飞机很容易让我老婆追查到,因 为只有一个起点和终点;坐火车就不同了,可以随便在路上的任一个站上跑掉。

我和小月儿坐在火车的一个卧铺车厢里,我把整个房间包起来,虽然没有一 些人的掩饰,但是只有两个人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卧铺房间有四个床位,我和小月儿躺在靠窗的一张下铺上。前几个小时, 我们都是在躲躲藏藏中过的,精神特别紧张。小月儿也从前度高潮余韵中醒来, 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配合我躲藏李梦的追杀。现在我还是有一种被人盯着的 感觉,这使我异常的难受。 火车“哄哄”的声响划过寂静的夜,窗外一片漆黑,只有在火车转弯的时候, 才有光从车厢里射出来,今晚的云很浓,看不着一丝星光。

我紧紧地搂着靠在胸前的小月儿,我突然有点想放纵一下,这被人盯的感觉 实在难受。我的手慢慢的伸进小月儿的怀里,搓捏着她胸前的柔软,另一只手从 肩上滑下,在纤细的腰上摸索一下便往下挺进。隆起的小丘散发着丝丝的热气, 手上下轻轻的磨搓没多久,小水滴便从桃源洞里渗出来,醮一些在鼻子上闻了一 下,有点骚味,却让我很是兴奋。 我用双手解开小月儿的对襟长袖上衫,不知道为什幺,小月儿总是爱穿对襟 的,刚才为她买衣服的时候,她不管条件就是要挑一件对襟的。我问她为什幺, 她说这样才有古典的感觉。 脱掉长衫,隔着小红肚兜揉捏两个丰盈的两个乳房,捏下去的时候,顶端的 小樱桃在肚兜上显了痕迹,那种隔着衣服的诱惑比什幺能更能引起男人的兽欲。 我粗暴的扒下肚兜,头伏下去吸吮一下,小月儿配合似的向后仰头,挺起胸 部,嘴里吐出一声娇吟,弓起的娇躯象一只鱼,高挺的臀部不忘扭几下。我在她 的乳房底部大力的捏,顿时乳房变的很长,进入嘴中的部分也多了,我上下的运 动着,象吃冰棒似的吸嘬着,舌头不忘在乳晕和乳头上舔弄一番。 渐渐的,身体的某一部分不同意了,那就是小弟弟。空出一只手脱下小月儿 的紧身黑裤,顺便把小红内裤也脱了,雪白丰润的大腿根部一片黑油油的芳草出 现在我的贼眼下,长长的黑毛带一直延伸到阴户下面。 我的头绕过小月儿的一只手,到她的另一只乳房下吸啜,小月儿的脸烫了, 嘴上的呻吟大了,呼出的气体也多了,双手紧紧的按住我的头,两只脚在我的手 对她阴户的摸索下不安的扭动着,一开一合的,摆动着眩目的舞蹈。我的头被她 按在她的乳房上,自然是看不到这样的美景。 我扶着她的肩倒向床上,从她的身下抽出身子压上去。柔软的身体让我自觉 得是躺在海绵上,但是身下的肉体却有芬芳和弹性,还有热。 我扒开按住头部的雪白柔润的小手,牵着在我宽阔的背上乱抓,我的嘴不停 的在小月儿迷人的肚肌上吹气,胸部的乳头在小月儿的肉唇里刮着,这样她麻痒, 我也是一样。胸部乳头上不时的传来痒痒的感觉,小月儿也好不到哪去,腹部和 臀部有频率的拱起,不安的扭动。 不一会儿,我的乳头和胸部已经到处都是水,小月儿的嘴里开始有恳求的呻 吟:“你——你——快快——把——,那—— 个——吧!!” “我——好——那——快——!” 我爬上去,端详小月儿的神态,羞红的脸满是潮红,紧闭的双眼上的柳眉蹙 着。轻搓小月儿的热量十足的脸,在她的耳旁调笑着说:“是不是很想啊?”小 月儿脸更红的点了一下头。 我叫她睁开双眼,她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松开满是迷雾的双眸,复又闭上。 我又叫她睁开与我对视,小月儿不依的,小手在我背上抚摩着,算是求我。我说 不吗。 小月儿知道没有办法,无奈的再次睁开双眼,这次眼中多了点幽怨。

【完】